天川知识网 > 餐饮美食 > 家乡的鸡蛋饼

家乡的鸡蛋饼

时间:2020-05-04 11:03:44 浏览: 作者:陈胜

作者:黄满


巢湖柘皋镇上的特色小吃鸡蛋饼,独此一家,天下无双。虽然笔者喜欢把县级市当首都,把安徽合城市当国际化大都市,但也曾经走南闯北,也曾经仗剑走天涯。安徽各地和全国各地的鸡蛋饼也吃过一些,但唯独对柘皋镇上的此家鸡蛋饼念念不忘。80后的童年大都经历苦难与贫穷,何况在当时并不发达的省份和城市。然而,苦难自有苦难中的快乐,贫穷自有贫穷中的幸福!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水果糖是两分钱,一毛钱可以买五个。香蕉冰棒、豆沙冰棒和奶油大雪糕是童年夏天的奢侈品。那时冬天的雪是极厚的,小伙伴们必须穿上胶皮靴,一脚一脚的踩在厚厚的雪上,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舒服而满足。屋檐下的冰溜子不但可以吃,摘下来还可以当武器。


在一个腊月的日子里,父亲给了我一元钱,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屁颠屁颠的拿着钱跑出去,然后便是幸福的烦恼,这么大的钱到底买什么高大上的零食?脚却不由自主的走到对面的小卖部,惯性的又买了水果糖,居然把一元钱全部买了水果糖。习惯真的可以害人,这件事到现在笔者还耿耿于怀,怎么就不能买其他东西呢?等到柘皋镇街上出现了照片上的鸡蛋饼后,笔者更加后悔,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当时的鸡蛋饼在柘皋镇各大早点中名列前茅。


如果拿手机来比喻,鸡蛋饼相当于10多年前的诺基亚,现在的苹果;如果拿《三国演义》中的众武将来比喻,鸡蛋饼即使不是吕布,那也算是赵云、马超级别;如果拿日本经典动漫《圣斗士星矢》来比喻,在十二个实力强大的黄金圣斗士中,鸡蛋饼绝对可以算是双子座黄金圣斗士撒加,处女座黄金圣斗士沙加的实力……每每到周末的早上,这家卖鸡蛋饼的摊子就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从早上六七点,到十点十一点。价格从两块到两块五,从两块五到现在的三块,伴随着鸡蛋饼的价格,我们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从大学到现在,童年,少年,青年的时光在从来不变的鸡蛋饼味道中慢慢消散。


每年过年回家,从柘皋镇西街一路走到柘皋镇大桥,河水缓缓流淌,巢湖特有木制老屋与千年青石板尚在,还有那卖鸡蛋饼的摊子,还在十数年前的位置,围着的人还是那么多,混在皖北数年,体重与身板俱佳。于是很轻松的挤进家乡人所设置的圈子里,以标准的巢湖话大叫:给我来三个鸡蛋饼,而后便像孔乙己一样的排出九枚硬币!霸气十足!老板以四十五度角的目光看看我,然后说:过年回来了啊!各自会心一笑,作为十几年的老顾客,作为骨灰级的吃货与骨灰级热爱家乡的游子,笔者有责任与义务推荐此种美食。


柘皋镇鸡蛋饼,外焦里嫩,口感极佳,果腹极品,可以即买即食,亦可买回家配稀饭与一些家乡小菜,效果更好。笔者在皖北学到一项神技,生吃蒜瓣,于是我把这项神技与巢湖小吃结合起来,一口鸡蛋饼,一个生蒜瓣,如同苏轼与柳永的词结合,一会关西大汉,一会十七八女子,一会铁板铜锣,一会红牙拍板,一会大江东去,一会杨柳岸晓风残月。不知此种吃法能否被家乡人民与皖北好友认同否?那巢湖柘皋镇上鸡蛋饼的香味,随着乡愁或近或远的飘散而来!


最忆是巢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