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网 https://www.cemtc.org

天川知识网 > 职场理财 > 瑞幸的棺材板钉死了, 但中企“美国梦”坍塌才刚开始

瑞幸的棺材板钉死了, 但中企“美国梦”坍塌才刚开始

时间:2020-04-29 10:46:08 浏览: 作者:刘顺民


今天(4月27日)上午,一张微信截图在网络上流传。对话内容显示,公安、工商部门已于昨天进驻瑞幸,全面接管公司,涉及造假的数据库被挖走,全部数据上交审查,同时全部高管都被盘查。



下午 3 点,瑞幸通过官方微博证实了此消息,称“公司正在积极配合市场监管部门对瑞幸咖啡经营情况相关工作的了解”。



根据凤凰网实地探访,瑞幸员工仍在正常办公,只是工位比一个月前空了不少,疑似进行了裁员。


至于大家更关心的“羊毛”问题,NEXTTECH 发现,瑞幸店铺营业暂未受到影响,优惠券、零食柜正常使用,也没有出现暴雷当天大排长队、“挤兑优惠券”的现象。


尽管今天的消息意味着瑞幸离正式“凉凉”不远了,但无论股民、消费者还是媒体的表现,比起一个月前瑞幸自爆丑闻时,都要平静得多——或许是因为大家都知道,瑞幸的结局从造假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



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瑞幸从“民族之光”沦为“民族之耻”。在此前一篇文章中,我们分析了由瑞幸引发的信任危机,可能让已经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一夜回到十年前”。


但现在看来,这可能还不是最糟的结果。


“官方”下场喊话: 别买中概股!


就在中概股频遭做空后不久,SEC 主席 Jay Clayton 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时,发出警告,直接喊话投资人最近别买中国公司的股票。



SEC 主席亲自下场“鉴股”,这在历史上几乎也没有过先例。正常情况下,SEC 只要一个“预警”或者一纸调查声明,就能引发市场的集体大动作。


但出乎意料的是,就在电视采访第二天,中概股虽普遍遭遇集体下滑,但跌幅比预料中要小不少——拼多多下跌 5.71%,阿里 2.25%,百度 1.86%,京东 0.11%。


这不难解释,瑞幸造假的确让中概股的名誉集体承压,但资本市场终究是看利益的。这一点,从这瑞幸暴雷后的一小波“中概股做空潮”中也能看出——


这些报告雷声大雨点小,没有触及到企业的根基,只是想用“狼来了”的把戏制造市场恐慌,择机做空捞一笔。



说白了,如果真有阿里、拼多多这样的优质资产,别管是哪国公司,华尔街绝对不会让钱从自己手边溜走。


但问题在于,资本市场上,远不止投资者这一种角色。


瑞幸切断中国企业的“美国梦”?


转折发生在 4 月 22 日。


当天,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联合多个几个机构发布了一份声明,名义上针对所有“新兴市场的公司股票”,但谁都看得出来,字里行间都离不开“中概股”。



这份声明主要只说了一个事——因为美国“无能力”监管审计中国公司,他们提醒投资者在选购中国股票时谨慎再谨慎。


这里的“无能力”指两方面。一是赴美上市企业普遍采用的 VIE 架构,造成中美双方的监管真空地带,谁也管不了。


另一方面,则是美国越来越“看不懂”中国公司。最近几年,中国互联网已经脱离了“Copy 2 China”的模仿阶段,甚至反向了输出共享单车、外卖、O2O等,这些新的商业模式没有先例,往往缺乏一个可对比的模型,这给市场对公司的预判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



更严重的是,PCAOB(美国公众会计监督委员会)也出现了这份声明的发布者名单中。


相比 SEC,PCAOB 出现在新闻中的频率低很多。它是美国会计行业的自律性组织,成员是不同的会计师事务所。根据规定,只有 PCAOB 成员才有资格为在美上市公司做审计。



PCAOB 发布这份声明,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国企业的态度。


在上市流程中,会计师事务所是承担责任最多的机构之一,一旦在招股书上签字,就意味着对企业信誉的背书,如果被发现协助做假账,要负刑事责任。


比如,现在我们所熟知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过去其实是“五大”,但 2002 年受到“安然财务造假案”的牵连,安达信在漫长的诉讼后最终倒闭。



在此次的瑞幸风波中,被瑞幸聘请为审计机构的安永、以及 IPO 时的中介机构都受到了质疑,安永被质疑,面对如此明显的造假,为什么在长时间内都没有发现,是否存在包庇现象。


针对瑞幸的诉讼还未开始,安永要面对怎样的风险还不明确。以瑞幸的体量,安永被拉着一起“陪葬”的可能性不大,但声誉上的损失已经逃不掉了。


目前,所有在 PCAOB 注册成功的非美国事务所中,印度占比最高,其次是加拿大,但还没有任何一家中国会计师事务所成功注册 PCAOB。


因此,如果中概股的信任崩塌——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想要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有可能根本找不到愿意背书的会计师事务所,美股对中国渐渐“关上大门”。


这将是资本层面上最坏的结果。



瑞幸能否成为中概股的转折?


而在资本市场之外,瑞幸风波带来的影响也在发酵。


疫情之下,中美关系已经降至近年来的冰点。所谓的对华“鹰派”频频出击,抓住一切理由,促成所谓的“中美脱钩”,鼓励美国产业回流。


而瑞幸这个“送人头”的操作后,已经有美国议员提议禁止人们用联邦雇员退休金来投资中国企业。要知道,根据美国养老制度,退休金往往是美国散户买股票的主要资金来源。



过去一个月,无论对于瑞幸还是中概股,都是一个至暗时刻。


瑞幸暴雷后,京东零售集团 CEO 徐雷在一条朋友圈中,痛斥瑞幸是“中概股老鼠屎”,认为这对中国企业的形象影响是破坏性的,对中国创业企业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评价更是丝毫情面都没留。理想汽车本已打算今年上半年赴美 IPO,但疫情和瑞幸暴雷的双层疑云下,这又成了一个问号。



不过,也不是没有积极的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瑞幸此次被中国监管调查,被视为中国首例“长臂管辖”案例。这是今年 3 月新证券法出台后,赋予监管部门的新权利。简单来说,虽然瑞幸在美上市,但它被国内投资者起诉,被认定为损害到境内投资者权益,这种情况下,中方监管便有资格行使“长臂管辖”,来遏制企图利用“监管真空”来“搞事情”的公司。


瑞幸正在走向它注定的结局,它对中概股造成的影响,还需要时间来慢慢验证。除了“元气”,资本更需要“真诚”与“信任”。